在无形战场上赢得先锋队——论西部战区某保障队工程师曾文龙。

资料来源:中新网成都8月4日电(曾涛)盛夏时节,一场信息条件下的联合作战演习在海拔4000多米的西部高原全面展开。突然,”敌”派侦察机对我进行战场侦察巡逻。一旦我们成功,我们的部署将被“敌人”一目了然。曾文龙是西部战区某保障队的专业技术中校工程师,他快速判断、分析和评估。。并很快向指挥所提出对策和处置建议。基于此,指挥所进行了周密部署。”敌”目标一到战区,就钻入我方布置的电磁”摇头丸阵”,未成功返回。

曾文龙在高原行军时带着氧气休息。这不是曾文龙第一次参加吴哲峰拍摄的类似演习。他主修电子对抗。自从上军校以来,他一直在这一领域努力奋斗。他从未缺席过军队每年组织的重大训练任务:“我的工作是以电磁波为武器,掌握和阻断敌人的信号,在关键时刻把敌人变成“盲”和“聋”,通过电磁压制帮助我们战胜敌人。”曾文龙说,他一直在无形的战场上守护着祖国无形的防线。2016年2月1日,中央军委召开战区成立大会,吹响了我军联合作战体系建设的号角。

曾文龙被任命为西部大剧院一支支持团队的业务办公室主任。从军事领域到战区,联合作战条件下的电子对抗保障由单一的数据保障转变为提供多维综合信息的指挥保障;从支持单一军种作战,转变为支持多军兵种联合作战。面对更高的要求,曾文龙以”打赢联合作战条件下的隐形战场”为目标,走上了能力提升和质量转型之路。曾文龙办公室的书架上堆满了人工智能、无人智能战等书籍,有的已经卷起。面对日新月异的信息技术,他始终专注于新质量运营领域的前沿,攻坚克难,将大数据等最新技术带入研究领域。

战区成立后不久,首次组织联合演习。曾文龙发现,准备阶段没有适合任务区的基础数据,无法进行运行计算。他迅速组织部队紧急重组和加载作战数据,将其固定在办公室一周,最后在正式演习前将问题重置为零。演练中,他完成了数十个场景的模拟演绎,创新提出了8个作战计算指标模型和1个作战计算理论,,实现了联合作战指挥电子对抗保障的”良好开端”,”高原高寒地区是西部战士的主战场,也是电子对抗保障力量的主阵地”为了准确了解战场环境,感知战场变化,曾文龙每年都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在雪域高原上驻扎。

他到高原边防14次,行程10多万公里,攀登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数百次,走遍西部边防前线最高、最远、最困难的地方。曾文龙(左二)指挥官兵操作装备。吴哲峰拍摄到,过去由于地形、天气和设备的影响,数据采集基本上是“等兔子”。有时他蹲了十天半个月,什么也得不到。轮到曾文龙负责这项工作时,他发动了一场“体育战”,优化了装备,显著提高了数据采集效率。过去,数据采集是单独进行的,结果质量不高,难以满足操作要求。

曾文龙利用战区联合作战指挥的优势,千方百计推动联合作战机制的实施。他到厂家和部队去考察,掌握eq的技术标准。